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道长又怎么样?敢把小姐养坏了,贴身女将不忿,竟大打出口

2019-09-01 点击:1665

fe4700006e679a4cfe4b

(书名:《帝姬隐世记》书页底部可以加入书架哦。)

前情:诗云寻宝不成遭觊觎之人拦截,心生杀意,本想除之后快,却想起师门戒言,不可妄开杀戮,夺下他人法器,负气回山。

--------------------------------------------------------------

“小师妹这是怎么了?平白无故怎生如此伤重?”大师兄听得小丫头急呼,连忙率先回到簇翎峰,将昏厥的诗云抱回了房间。

“哪里是平白无故,大师兄平日里总在闭关,自然不知。”五师兄眉头紧锁,看着三四师姐耐心地照顾昏迷不醒的诗云,言语里有些抱怨:“前头两个月师妹出门一遭,叫人用附了神通的利箭所伤,险些丢了性命,如今那伤怕是并未痊愈。”

“何故受伤?”大师兄惊异地追问着五师兄,脸色微微泛白,顿时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快快与我细说!”

“本以为师妹的伤叫那小子控制住了,万不曾料想竟还会如此。”五师兄听不得小师妹渐趋急促的呼吸声,话毕便快步走出了房,借用诗云在院中结下的法阵迅速地来到了江阴临水阁。

诗云连着几近一月未归,阁里堆积的事务又渐渐多了起来,惹得阁中高层很是不满。这日,诗云那院子里莫名起了一道金光,叫她们好生诧异,心下欣喜以为是诗云从别处折返,兴冲冲地来到了院子里,却见五师兄忽然出现在院子,不禁一阵诧异,随即心下忽然开始发慌。

“不知道长何故来临水阁?可是我们阁主有什么事么?”站在院门那女子识得往尘派的服饰,以为其中必定事出有因,忙急切地追问着眼前这道长。

“你们愈轩楼的三公子可在江阴?”五师兄顾不得多搭理她,将她细细打量了一遍后,便开门见山地直接发问,语调急切,生怕因此耽搁了时候。

“在,道长寻公子有事?”那女子见五师兄满脸着急,忙放下了手里的活计,准备与他同行。

“陆掌事,你这是要去哪里?”殷媚妩刚走进诗云这院落,见陆嘉柔与道长一块,又忙将他打量了一便,忽然改了口,看着五师兄说道:“您是我家小姐的师兄吧?小姐可是有什么重要之事,托您传达?”

“小师妹旧伤复发,先前是用你?侨拥牧榱岬牧樗兜老?...” 五师兄见殷媚妩对他有些恶意,下意识微微低了一下头,将事情来由与她明说。

“你们怎么这样!”殷媚妩眉头忽然紧锁,狠狠地盯了他一眼,嫌弃地叹了叹气:“走吧,我带你去找他,我也和你们一道去看看!”

“这...那好吧。”五师兄见殷媚妩脸色有变,莫名有些窘迫,但眼下并无他法,只好迅速答应,让她带路。

所幸夏砜棱被大哥困在了愈轩楼不许他出门,否则此刻必不能叫他们如愿以偿将他寻到。

殷媚妩领着五师兄一路火花带闪电,火急火燎地无端啐了愈轩楼门前那守门的弟子两句,强行冲进了愈轩楼,径自朝夏砜棱的院子走去,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拽起夏砜棱便走出了大门。

“公子得罪了,我家小姐那伤未能稳固,如今还需公子与我们一道去趟仙山!”殷媚妩迅疾地从袖里抽出一支竹哨,将养在临水阁里的飞兽唤来,又很是着急地五师兄骂咧道:“我只有这飞兽可用,还请道长设法让我等通过!”

“好...好。”五师兄见殷媚妩一副逼人的气势,莫名叫她抢了先机,一时不曾反应过来,只得连声点头答应,随即寻了处僻静的地方开始施展回山的术法。

“五师弟回来了?”听得门外一阵飞兽的鸣叫,屋内的两个女道士忙向旁人追问外头情况,待听得外头答应后,又急切地嚷道:“既然来了,便快些进来吧。”

夏砜棱一脸愕然地看了眼四周,满目无尽的厚重积雪,被五师兄牵着手引进了里屋,仍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模样,但眼前所见却叫他忽然清醒。

殷媚妩顾不得见那几位道长接下来打算做什么,二话不说直接上前将旁人拉开,自己挤了进去,像一位慈母一般摸了摸诗云的脉门,又摸了摸额头,随即看着屋内的几位道长啐骂了起来:“难道诸位从前便是这般照料我家小姐的吗?”

“哪来的泼皮女子,怎生满口胡言?”大师兄惊异地看着殷媚妩,满脸疑虑地看了看身边的师弟师妹,只觉眼前这女子甚是无礼。

“殷谷主误会了,我们...我们也不知为何会这样...”几位道长脸上有些难看,既是尴尬又是为难,忙赔着笑安抚着殷媚妩。

“这泼皮女子你们认识?”大师兄本想将殷媚妩赶出去,却见师弟师妹们低声下气地待她,不禁朝殷媚妩投去了奇怪的眼色。

尝试换种写法,在文首加上了书名和书架加入方式,希望能做个引路。

达到当天最大量

台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15ren.com 技术支持:台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