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去年测得最精确引力常量G的中国科研团队,今年编入了高中教科书

2019-10-01 点击:1817

最近,刚开始上学的高中生在2019年收到了人民教育出版社普通高中教科书物理书第二版第二版的教科书。在教科书中,重力测量中国华中科技大学重力中心常数出现。他做出了杰出贡献,并在2018年获得了最准确的引力常数G.“

最新版普通高中教科书物理必修第二册教科书截图

“科学技术日报”在2018年8月30日的标题上发布了这则新闻。

以下是原始文章

武汉科技日报8月30日电(记者刘志伟通讯员王伟高翔)8月30日凌晨,北京时间,《自然》杂志发表了中国科学院院士罗军团队最新G成果,团队已经30年难以衡量世界上最高精度的G值。

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指出,导致苹果着陆的力与行星沿椭圆轨道运动的力量一致,并且这种力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从小的无形基本粒子到宇宙对象。这是万有引力。为了计算物体之间的引力,我们需要知道引力常数G的大小,但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G的精确值。通用引力常数G的精确测量不仅仅是计量学意义,但对于测试牛顿万有引力定律和引力相互作用定律的深入研究也具有重要意义。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罗军团队一直采用扭转尺度技术精确测量引力常数G.经过十多年的努力,第一个G值于1999年获得,随后由国际科学和技术数据委员会(CODATA)招募通过。科学探索的步伐并没有止步于此。该团队对实验方案进行了一系列优化,并对各种错误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 2009年,公布了新的结果,相对准确度为26 ppm。结果是当时扭转平衡循环法获得的最高精度G值,并且随后的CODATA也称为HUST-09。今天,罗军团队再次制作了一鸣惊人,用两种不同的方法测量G,给出了目前世界上最高精度G值,相对不确定度优于12ppm,实现了国际顶级水平的追赶。

据专家介绍,G值的测量原理早已十分明确,但测量过程却异常繁琐、复杂。在一种测量方法中,往往包含近百项的误差需要评估。本次实验中,为了增加测量结果的可靠性,实验团队同时使用了两种独立的方法,分别是扭秤周期法和扭秤角加速度反馈法。这两种实验方法虽已不再新奇,但与两种方法相关的装置设计及诸多技术细节均需团队成员自己摸索、自主研制完成。在此过程中一批高精尖的仪器设备被研发出来,其中很多仪器已在地球重力场的测量、地质勘探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如团队开发的精密扭秤技术已经成功应用在卫星微推进器的微推力标定、空间惯性传感器的地面标定等方面,这些仪器将为精密重力测量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以及空间引力波探测 “天琴计划”的顺利实施奠定良好的基础。

论文的通讯作者之一、团队核心成员、华中科技大学引力中心杨山清教授感慨:“从上世纪80年代罗俊院士开始进行万有引力常数G的精确测量实验研究至今,他已将其看作是毕生的事业,几十年如一日地在华中科技大学山洞实验室工作。罗院士不仅给我们提供了方向的指引,同时以身作则,对实验过程中的每个重要阶段他都主动带领团队成员一起分析、讨论并指导大家做实验。一批兼具理论与实践能力的优秀人才在此过程中得以成长。”

2018年我国科研人员取得的成果,为何如此快的进入了2019年的新编教材?

华中科技大学物理学院党委书记张凯说,这源于今年3月,以全国人大代表、黄冈中学党委书记、校长何兰田为代表的两会代表们的4156号建议。该建议提出将我国科学家测得国际最精确万有引力常数G的成果编入中学物理教材。

对于为何要提出这样的建议,何兰田谈道:“我们中学教材中近代以来科学概念定义常数全是西方的,中国以前存在基础研究的短板,但基础研究需要时间积淀,现在这个短板在慢慢补齐,也有了一些成果。引力常数的成果是一件鼓舞信心的事情。这一成果写入教材,也能够让学生感受到,原来科学领域离他们也不那么远,有的同学也许从此就走上了科学研究的道路。”。

张凯认为我国科学家研究成果入选高中教科书正体现了中央对教材思政的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中强调,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是教育的根本任务。罗俊教授团队坚持30多年的科学家精神正是对当代青少年精神品格塑造的一个好的示例,写入教材并不要求学生掌握繁复的测量方法,而是在书本中切入对学生进行科学态度、科学精神的教育,让学生领略“甘坐冷板凳”的科研精神。

图为教育部答复截图

标签:

台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15ren.com 技术支持:台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