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产业活起来 农民富起来

2019-11-18 点击:1349

四川省南充市彭安县新源乡郁芳村210名村民“三权分立”农村土地

工业生活,农民致富

1月4日,喜迎《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合同土地所有权得到确认和发放后,农民们享有“安心” 彭胜洲照片(人民视觉)

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通过“三权分立”的推广,激活了废弃的山体,并将其改造成生态观光走廊。 姚梁勇(人民愿景)《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要完善实施集体所有制、稳定农民承包权、放开土地经营权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体系。 完善土地流转规范化管理体系,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农业经营,保障土地承包经营权融资。

“三权分立”是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的分离和平行 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刘俊杰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农村土地“三权分立”具有很强的理论和实践意义,为中国特色新农业的现代化开辟了新的道路。在保护农民承包权的基础上,新型管理机构被赋予更稳定的土地经营权。

现在,“三权分立”正在实施。它有多有效?你有什么经验?

改革有了新的探索。

三权分立的制度创新应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

1978年,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的18名农民建立了“生死局面”,在村里实行了以“定产到户”、“定责到户”为主要内容的承包责任制

在实行“大责任制”的第一年,小岗村有了一个好收成。 这一做法得到了中央政府的肯定,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从此正式进入中国农村土地管理制度的历史阶段。

有偿挂钩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坚持土地集体所有制的前提下,将土地承包经营权委托给农户,实现了土地集体所有制和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两权分离”。 农民以家庭为单位从集体手中承包土地,农业经营的劳动力来自家庭成员。

然而,近年来,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深入,大量农村劳动力转移到城镇就业,农村留守劳动力日益老龄化。因此,农村土地利用效率低下,农村土地改革需要深化。

在这种背景下,我国开始探索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农民承包权和土地经营权“三权分立”的新方法。

目前,农村土地“三权分立”的改革正在进行。

上海市松江区等地探索和引导农民将土地经营权转让给村集体,统一安排然后承包出去,使农民有能力管理家庭农场制度;四川省崇州市正在探索一种合作农业制度,在这种制度下,农民、合作社、专业管理人员和专业服务组织作为合作社的股东,以土地管理权共同运作。江苏省南通市等地正在探索多种模式,如土地经营权主体不变的农业生产托管制度、农民通过市场购买服务、委托专业服务组织、合作社以完全信任和半信任的方式开展农业生产经营。

这些做法的实质是形成两种基本类型的大规模管理:集中土地管理和通过土地经营权的流通或共享进行集中服务。这些探索取得了可喜的成效:整合和激活了土地资源,提高了资源利用效率,促进了新的农业管理体系的建设,大大拓宽了农村工业发展的范围空并为农村发展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红利

工业有新发展

必须首先肯定“三权分立”

获得“红色证书”有什么意义?“一次总付”计划的前领导人之一关友江(Guan Youjiang)表示:“一旦证书颁发,土地将拥有“身份证”,成为“活资产。" 你可以转让你的土地,购买股票,获得租金和股息,以及银行抵押贷款。 关友江表示,“一体化合同”将允许农民吃他们所填的大米,而权力确认和认证将允许农民吃“定心丸”。"

获得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农民不用担心转让和购买自己的土地份额,从而激活土地资源,促进规模经营,为农村旅游和特色农业等农村产业的发展铺平道路。

截至今年3月,安徽省105个县(市、区)都完成了土地承包经营权信息管理平台建设任务 下一步计划是在完善县级数据库的基础上,依托大数据中心,推进省级土地承包经营权信息管理平台建设。

支持“三权分立”的各种制度正在逐步完善

2018年,浙江省进一步完善“三权分立”制度,发布《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实施意见》 目前,浙江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发证率已达97.4%

在确认集体产权所有权的基础上,浙江省出台管理办法,支持各地在股权继承、有偿退出、抵押和担保权等方面进行试点改革。 全省30%以上的市县制定了放开股权权益的政策,在市县建立了93个产权转让交易市场,在乡镇建立了979个产权服务平台。 到目前为止,已有33,000笔交易,交易额超过100亿元。

目前,安徽省105个县(市、区)都设立了仲裁委员会,1330个乡(镇)设立了农村土地承包调解委员会,个行政村设立了调解小组或有专人负责调解,共聘用仲裁员2596名 去年,该省调解了8950多起土地合同纠纷,仲裁了50多起。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解决机制,包括“村调解、县级仲裁和司法保障”,得到了完善和完善。

在权力和制度保障的确认下,“三权分立”改革取得了成效,改革带来的红利推动了现代农业的发展。

河南省邓州市在农村土地所有权认证的基础上,提出了“集中政府流转、土地综合整治、市场化”的“三权分立”改革方案,并在门楼镇试点。 在自愿基础上,截至2018年11月,门楼镇共签订转让合同5966份,占家庭总数的98.6%,土地转让面积亩。

土地集中出让后,河南邓州土地开发公司投资1.35亿元实施土地综合管理和土壤肥力改善工程,土壤肥力明显提高。外资进入门楼镇的意愿有所增加,使得当地农业多样化成为可能 截至2018年11月,门楼镇63,000亩集中土地上有30多家企业。除了当地的农业合作社,还有像通渭集团这样的大企业。

“三权分立”也促进了乡村旅游的发展 山东省济南市鲤城区东泉村是一个着名的古村落,旅游资源丰富。因此,它被选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试点村。 村内股份经济合作社成立后,合作社成为土地流转的主体,加快了土地流转速度,促进了旅游资源的管理和开发。 2018年,东泉村将建设11个项目,计划投资2700万元。

新的融资渠道

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探索农民致富之路

在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观音镇,农民张姬友正忙着重建一个温室,他的家庭农场已经初具规模。 “新转让的土地、温室建设以及购买种子和肥料都需要钱 在过去,我曾经依赖我的房子和信贷贷款。我刚刚在到期时回到我的原始资本。我怎么能有钱再扩大我的生意呢?”面对发展资金的缺乏,张姬友无奈

事态的转变来自土地经营权的抵押。 张姬友利用土地经营权作为抵押向当地银行借款。 “土地经营权不仅可以作为抵押贷款,还可以根据种植内容灵活调整还款期限,轻松扩大种植规模 ”张姬友说道

在彭山区,许多农业经营者选择张姬友的家庭农场管理方式。 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为他们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彭山区的农民已经尝到了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的好处。现在,这项政策已经在当地逐步实施,为农民提供财政支持。

今年3月1日,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党组成员、中央农业局局长吴姚宏表示,下一步将通过完善小农户信贷信息收集和评估体系,探索和完善针对小农户的无担保和无担保小额信贷。 扩大农业和农村贷款抵押范围,全面实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提高小农户融资能力。

土地管理权是帮助农民致富的另一种方式。

刘俊杰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允许农民以土地承包经营权投资农业产业化发展后,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在黑龙江省华南县等七个地区启动了以土地承包经营权投资农业产业化发展试点项目。 经过几年的探索和实践,取得了显着的成果:

探索多元化投资模式的形成 目前,各试点地区探索形成了农民持股公司、农民与原公司建立新公司、农民持股合作社等多元化持股模式。 大多数公司和农民合作社对农民实行“保证收入+股份分红”,而有些公司和农民合作社则直接实行“股份分红”或“股份销售收入”

促进农业适度规模管理 通过引导农民投资土地经营权,有效解决了如何获得土地、谁来管理土地、如何管理土地以及如何确保土地管理的稳定性等一系列问题。 通过开发土地经营权成为股东,一个家庭的“小地块”可以整合成“大地块”,实行统一规划、统一经营、统一管理。

开辟增加农民收入的新途径 土地经营权股份已转化为农民持有的公司和农民合作社股份。农民的收入来源已经从农产品生产扩大到涵盖农产品生产、加工和销售的整个农业产业链。 土地经营权成为股东后,公司和农民合作社也将通过发展农产品加工、销售、运输等创造一定数量的就业机会。成为股东的农民将在工作中实现持股和工资支付。 (刘佩发,李金昆,钇男)

台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15ren.com 技术支持:台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