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极战龙皇 第一百一十七章 对阵“猫大爷”

2019-08-29 点击:1843

第一百一十七章 对阵“猫大爷”

  六十四名玩家纷纷低下头,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到自己面前的牌桌上。“唰唰”的洗牌声和轻巧的骰子转动声响成一片。

  “焦点桌,第二十桌!轮回对终结者!”

  钟卓越抬起头,转过身,向舞台上方垂下来的投影屏看去。投影屏上显示出一个巨大的圆形转盘,整个转盘被平均分为三十二等份,分别按照1至32编号。转盘中央的箭头状指针高速转动,最终停留在编号为20的那一部分的中央位置。

  “好!”

  几声略显粗犷的欢呼声从观战区一侧的几名高大男人口中发出来。这几个人都是和“终结者”秦柏松一同从东北来的玩家。

  “请两位玩家到焦点桌就座!”钟卓越转向20号桌的方向,微微向前方躬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原本已经在20号桌位上落座的秦柏松立刻站起来,右手抓起自己的大卡盒,左手拎起背包,大步走向舞台。身材相对瘦小得多的“轮回”则跟在他身后,看上去活像一个跟班。少数几个玩家先后抬起头,往他们两人的方向各看一眼,随即又把头低下去。

  江攀龙率先伸出右手,用自己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夹起宝蓝色的六面骰子,向“猫大爷”做出手势。

  “嗯……好。”

  “猫大爷”会意地露出笑容,也拿起自己右手边的六面骰子,将骰子握在手心里。他的笑容有些滑稽,嘴角几乎能够碰触到耳垂。他两只耳朵下方的鬓角分成几丛,向不同的方向散开,看上去真的有一点像猫的胡子。他不急于投掷骰子,而是先用手背将自己的卡组和生命牌推到江攀龙面前。他的卡组和生命牌上方套着的卡套分别是两个不同风格的日式美少女图案。其中一个跪坐在地上的黑发少女摆出一个类似于猫抬起爪子的姿势,全身上下除了几片勉强足以遮盖关键部位的黑色布料之外,没有其他衣物;另一个梳着双马尾的红发少女身穿蓝白相间的水手服,刚好能够遮住膝盖的短裙被风微微吹起。

  “哦。”

  江攀龙也笑起来,将自己的卡组和生命牌一同推过去。两人先将对方的卡组和生命牌仔细洗切,随后才举起自己手中的六面骰子。

  江攀龙轻巧地挥动自己两指间的六面骰子,让骰子在空中划出一个圈。骰子落到两张卡垫的交界处。最上方的数字是4。

  “猫大爷”将自己的手掌平摊开,让骰子沿着卡垫边缘滚动。骰子停下来之后,最上方的数字是3。

  “我选择先攻。”

  江攀龙率先从自己的卡组顶端抽出六张卡。看清自己抽到的六张卡之后,他露出满意的笑容,随即将位于中央位置的破坏龙突袭打出来。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突袭。”

  “猫大爷”微笑着点点头,并用自己的手掌摩擦自己的六面骰子。他的手也和猫爪有些类似,手指较短,看上去几乎像是连在一起的。

  江攀龙立刻翻开自己的卡组,从卡组的底部翻出一张破坏龙-劲浪,将它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

  “我召唤破坏龙-劲浪。我发动它的效果,从卡组拿一张‘破坏’魔法卡。”

  “猫大爷”继续点头。

  江攀龙再次从自己的卡组中拿出一张破坏龙融合,将其加入手牌。等到“猫大爷”将他的卡组洗切完毕之后,他又从自己的手卡中抽出一张破坏火焰弹,盖放到自己的魔法与陷阱区。

  “我盖放一张卡。回合结束。”

  “我的回合。抽卡。”

  “猫大爷”不紧不慢地从自己的手中抽出七张卡。思考几秒钟之后,他从自己的手牌中抽出一张费用为1、等级也为1的魔法师族怪兽,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那是一个头戴布头巾、身穿布衣的小男孩,怀中抱着一个画满花纹的双耳陶壶。他的攻击力和守备力都是0。

  “我支付一点费用,召唤仪式魔壶的学徒工。我要发动它的第一个效果,从卡组中把一张费用为1的‘魔壶’魔法卡加入手牌。”

  江攀龙忍不住露出一丝冷笑。他知道,仪式魔壶这种通常被归类为“报复社会卡组”的仪式卡组,是由魔法师族的普通怪兽和岩石族的仪式怪兽所构成的一种混搭仪式卡组。一般来说,这个卡组中的魔法师族怪兽都是费用、等级、攻击力和守备力全都不高的小怪,它们的效果也多半是辅助仪式召唤之类的效果。岩石族的仪式怪兽则都是较为强力的大怪,拥有较强的封锁及压制对手的能力。这个对手能在第一回合就召唤出这样一张关键卡,说明他的手气也不错,可能不比自己差太多。

  “可以吗?”

  “猫大爷”似乎有些不太自信,把目光投向江攀龙盖放在场上的卡。

  “可以。”江攀龙轻轻耸肩膀。

  “猫大爷”翻开自己的卡组,从卡组中拿出一张费用为1的魔法卡,将它展示给江攀龙看。这张魔法卡是一张仪式魔法卡,卡名和卡图中间的“魔法卡”三个字的左侧有一个黑白相间的太极图符号。除去极少数同样具有瞬间符号的瞬间仪式魔法卡之外,其他所有仪式魔法卡都和通常魔法卡一样,咒文速度为1,只能在自己的回合中的主动时机发动。这张仪式魔法卡的图案是一个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巨大壁炉,以及一张摆放在壁炉前方的宽大长桌。十几只刚刚被捏好样子的陶壶坯子在长桌上排成两排。

  “我要将仪式魔壶的锻造炉加入手牌。”

  “可以。”江攀龙点头。

  “猫大爷”将仪式魔壶的锻造炉加入自己的手牌,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手牌重新整理几遍,随后从自己的手中抽出两张卡,盖放到自己的场上。

  “我盖放两张卡。回合结束。”

  “在你结束回合的时候,我要支付一点费用,召唤破坏龙-锋翼。”

  江攀龙将自己手牌中的锋翼抽出来,展示给“猫大爷”看。他将锋翼放置到劲浪的右侧。

  “锋翼登场时,可以将你场上的一张攻击力低于它的怪兽破坏。我要破坏你的学徒工。”

  “嗯……好。”

  “猫大爷”轻微地晃动他那张只能用不规则图形来形容的脸,随即将自己场上的学徒工送入墓地。

  “不过,我要发动学徒工的另外一个效果。当他被破坏送去墓地时,我可以从卡组拿一张他以外的、费用为1的‘仪式魔壶’怪兽。”

  江攀龙点点头,没有说话。

  “猫大爷”再次翻开自己的卡组,将一只怪兽加入手牌。这只怪兽也是一只费用为1的怪兽,卡图是一个留着大胡子、看上去稍微有一点年纪的中年男性工匠。他坐在宽大而又杂乱无章的工作台之前,手持一把略微有些旧的雕刻刀,在桌上的大块模子表面刻画花纹图案。他的等级为4,攻击力和守备力都是1500。

  “我要将仪式魔壶的熟练工加入手牌。”

  “好的。我的回合。抽卡。”

  江攀龙将自己面前的二十面骰子顶端的数字调成2,随即从卡组顶端抽出一张卡。他知道,仪式魔壶的熟练工的第一个效果是,可以充当仪式魔壶怪兽的仪式召唤所需要的全部素材。一般而言,仪式召唤需要通过仪式魔法将等级之和大于或等于被召唤的怪兽的等级的素材怪兽从手牌或场上献祭,或者将墓地中相应的素材怪兽除外,再将被召唤的仪式怪兽从额外卡组召唤上场。但是,实力较强的仪式卡组都会拥有“万能素材”类怪兽,从而大大节约召唤仪式怪兽的成本。因此,他应该尽快在对手立足未稳之时召唤出大怪。在对面场上有两张未知的魔法或陷阱卡时,直接进行融合召唤可能会更好一些。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破坏龙融合。”

  “可以。”

  “猫大爷”一边点头,一边将自己的一只手放到自己左手边的那张盖卡上。

  江攀龙注意到“猫大爷”的动作,略微皱起眉头,随即将自己场上的锋翼与劲浪同时移动到除外区,再从额外卡组抽出一张锋刃,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中央。

  “我融合召唤破坏龙-锋刃。”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魔壶工厂的紧急加班。”

  “猫大爷”抬起手,翻开位于自己右手边的那张盖卡。那是一张费用为1的通常陷阱卡,卡图是一个监工模样的人站在夜幕下灯火通明的工场的中央位置。他一边挥舞手中的皮鞭,一边催促手下的十几名工匠赶赴自己的工位。

  “当我场上没有怪兽时,我可以从自己的卡组把一只费用不高于当前最大费用并且自己墓地中没有的‘仪式魔壶’怪兽召唤。”

  “好。”江攀龙点头。

  “猫大爷”从自己的卡组中翻出一只怪兽,将这只怪兽横放在自己的怪兽区中央。这只怪兽是一个身穿短衣的青年男人,站在火炉前方,手持一把宽大的铁锹,不断地往火炉中添加煤炭。他的衣服和裤子上都露出明显的汗渍,额头和脖子上布满汗珠。他的费用为1,等级为3,攻击力为800,守备力为1200。

  “我将仪式魔壶的火炉工召唤。在火炉工召唤成功时,我要发动它的第一个效果,从墓地中把一只魔法师族的‘仪式魔壶’怪兽召唤上场。我要将墓地中的学徒工召唤上场。”

  “可以。”江攀龙点头。

  “猫大爷”将自己墓地中的学徒工取出来,横放到场上,摆放到火炉工的右侧。从外表上来看,学徒工和火炉工的脸至少有七、八分相像。他们两个既像是兄弟,也有些像是同一个人小时候和稍微长大之后的样子。

  “这个效果召唤的怪兽效果无效化。您请继续吧。”

  江攀龙抬起头,先看向对手场上的学徒工,再看向另一张没有被翻开的盖卡。他知道,所有在场上效果被无效化的怪兽,离场之后仍然可以发动自己的离场效果。他抬起自己的右手,将自己的手牌扫视一遍,随即抬起手,指向自己场上的锋刃,再指向对手场上的学徒工。

  “我要用锋刃攻击你的学徒工。”

  “嗯……好。”

  “猫大爷”的嘴巴略微歪了一下。他知道,锋刃的效果可以压制住学徒工的遗言效果。他不得不将学徒工送去墓地。

  “然后,我要支付一点费用,从手牌召唤破坏龙-疾驰。”

  江攀龙再次从自己的手中抽出一张破坏龙-疾驰,放置到自己的怪兽区右侧。他伸出右手食指,指向疾驰的卡图。

  “我要发动疾驰的效果,从卡组中把一只破坏龙送入墓地。”

  “嗯……好。”

  “猫大爷”点头之后,江攀龙立刻翻开自己的卡组,找到位于自己卡组中央位置的破坏龙-烈焰,将它送入自己的墓地。

  “我将烈焰送入墓地。然后,我要用疾驰攻击你的火炉工。”

  “好的。”

  “猫大爷”将自己场上的火炉工送入墓地,随即伸出空着的左手,继续转动自己的六面骰子。

  “我的回合结束。”江攀龙摊开左手。

  “好。我的回合。抽卡。”

  “猫大爷”转动自己的二十面骰子,并从自己的卡组顶端抽出一张卡。他将上个回合加入手牌中的那张锻造炉打出来,拍到场上。

  “我支付一点费用,发动锻造炉。可以吗?”

  “可以。”江攀龙点头。

  “猫大爷”将自己手中的仪式魔壶的熟练工送去墓地,随即翻开自己的额外卡组,从中抽出一张仪式怪兽,将这只怪兽横放到自己的怪兽区中央。

卷曲的鲜红色舌头。铺在它身体下方的空地上的石头都是青灰色的,和仪式怪兽卡牌本身的浅灰色无比相近,带给人一种难以分辨、卡图和卡牌本身仿佛融为一体的错觉。它的费用为2,等级为7,攻击力只有1500,守备力却是2500。

  “我将仪式魔壶的熟练工献祭,召唤仪式魔壶-震空。可以吗?”

  江攀龙微微点头,将自己的手放到覆盖在自己场上的破坏火焰弹上。在极战王中,仪式召唤的规则是:每个玩家在每个回合进行仪式召唤的仪式怪兽的费用总和不能超过玩家当前的最大费用值。正因为如此,这个对手才会只召唤一只费用为2、等级为7的怪兽。

  “可以。”

  “好的。由于震空召唤成功,我要发动墓地中的火炉工的效果,将它除外,从卡组拿一张我墓地中没有的仪式魔法卡。”

  “猫大爷”将自己墓地中的火炉工翻出来,移动到除外区,随即翻开自己的卡组,从卡组中取出另外一张仪式魔法卡。这张仪式魔法卡的费用也是1,卡图是一排被涂上彩色油漆的陶壶被工匠们挨个推进另外一座外表更精致一些的火炉中。

  2019.7.20

  上一章链接:《极战龙皇》(116)淘汰赛

达到当天最大量

台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15ren.com 技术支持:台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